教授与研究

埃德蒙•费尔普斯 | 在中国,创新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发布时间:2016-06-30

视频直播中的费尔普斯院长(左)和何志毅理事长(右)
 
彻底颠覆“通过科学进行创新”的观点

我也没料到自己会写《大繁荣》这本书。大家并不能足够了解和理解“创新”这个话题。大学生、经济学研究生等得到的有关创新的历史或创新理念方面的教育是非常过时的,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了。至少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很多人将“发明”这个词等同于“创新”。对于经济学家来说,是会区分这些概念的。

实际上,“发明”只是一种创造。这种创造,长期下来可能会成为创新,也可能不会成为创新。因为对于“创新”来说,不管是新的产品,还是推出产品的新方法或者做法,是能够得到使用的,所以它和“发明”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这里有一个实质性的观点:对于创新,尤其是在无所不在的创新,是在1820年左右开始进入到英国和美国的经济体的,之后再进入了法国和德国的经济体,这种创新是由商界推动的。商界有各种各样的想象力,会创造或推出一些新的产品、新的方法,所以商界的确有很大的创造性,他们可以创造新鲜的事物。这一些观点跟大学教授的观点正好相反,背道而驰,因为在大学里,人们学到的是“通过科学进行创新”。

我不过多介绍这些内容,我只是想做一点评论:在《大繁荣》这本书出来之后,我希望大学教授的观点有所改变。在这之前主导的一种理论是,1900年代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家,其代表人物是约瑟夫•熊彼特,他提出“创新就是科学家的专利”,只有科学家以及航海家这些人才能创新。他的第一本书提到,商界是没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我的观点和他的观点完全不同。

在中国,创新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创业家”和“创新者”两个概念不一样。

创业家是不断寻找机会,如果有可能,就可以将这些机会转变成功,转变成更好的一些商品或更经济的生产方式等的一类人。对于企业家来说,创业家有比较宽阔的视野,眼观六路,寻找机会。

创新者则是另一类人群,他们比较狭隘地关注一个领域,在一件事情的深度上钻研。也许他们会有一些新的点子,找到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创造一些新的产品等。所以创新者并不一定是最好的管理初创企业的人。对于创新者来说,需要运营官帮他进行企业运营,因为这样的管理者需要具备各方面知识。

中国、美国和欧洲如果在这方面展开比较,中国的确具有强大的企业家创业的精神,这一点可以说,在古代以及几个世纪以来都是如此。爱尔兰经济学家18世纪来到上海,在他的描述中,上海每个街角都充斥着企业家,这里有意想不到的、惊奇的体验,每个地区有创新创业的脉搏在跳动。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到现在为止还是保持着非常好的创业精神。

对美国人来说,他们的管理层官僚主义很多,同时他们的CEO更多关注短期既定的目标,而不是出去“眼观六路”地出去看一些机会,虽然他们也会谈到一些机会,但却并没有真正出去挖掘机会。

在欧洲,对欧盟来说也许有一些企业家,他们在创办企业时面临非常大的风险,由于法规的监管,使得他的创业成本非常高,风险也非常大。所以总的来说,从企业家、创业精神角度来讲,中国优于美国,而且是大大优于欧盟。

现在我就自身情况,来介绍一下创新。当我成为新华都商学院院长后,我开始定期来中国。当时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相比欧美来说,到底中国人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创新者?当时,很多中国朋友都告诉我,这个太困难了,中国人教育体系中,学校里的学生根本没有独立思维的能力等。但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这样的一些想法并不是真实的,现在在中国,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创新,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我有一支研究团队,专门研究欧美以及中国的创新速度。我们发现,美国在创新速度上的确是排在第一位,中国排在第二。在20年以前,肯定不是这样一个状态。20年前,英国、法国基本上排在第二位,但是他们已经落后了,中国排名进一步靠前了。在创新这方面,中国开始展现出非常好的成绩。
 

 


创业——开启一段令人兴奋的旅程

我想祝贺大家开启了这样一种非常令人兴奋而又非常有意思的职业。相比在大的政府机构或一家大公司工作来说,创业是一段更令人兴奋、更有意思的旅程。对于商学院来说,在帮助人们创业方面,还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的。

首先,可以让创业者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识,比如怎么创办企业?企业融资怎么解决?市场营销怎么做?的确,没有经过商学院培训的创业家,能抓住市场上的一些好点子,让企业一夜成名,的确有这样的例子。但实际上,这些创业家在企业早期阶段是需要得到一些帮助的,这种专业知识不可替代。对于有专业背景的人来说,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融资等方面的帮助,他更多地是要了解有关创业的精神,包括伟大的企业家是怎么样形成的?他们怎样的品格特征,有什么样的背景?……

我们可以鼓励公司管理层、CEO等去商学院学习,让他们更具有创新性和想象力,不仅对于创业者来说,对于公司的CEO、中层管理者以及一线工作人员、商界人士,都可以鼓励他们更具有创新性,通过他们的创新点子为公司做出更大的贡献。因此,的确是有很多书和文献探讨了成功创新,这些是大家可以学习,也可以效仿的。

对于一个好的企业家、创业家来说,我刚才也提到,他们需要眼观六路,需要有广阔的视角高瞻远瞩,就像士兵里的将军一样,需要有广阔的视野。


与网友互动

Q: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储蓄率不断提高,成为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原因之一,您怎么看待高储蓄率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作用?
A:对个人来说,要有足够的储蓄给自己的生活一个保障,这真的很重要。同时,在有一定储蓄的时候,有机会时,可以动用一些资金去抓住一些机会。但总的来说,不建议国家储蓄率处于过高的水平。欧洲变得太富裕了,美国相对欧洲来说,他们的储蓄率还是比较低的水平。由于寿命的延长,包括人们储蓄的时间也变得比较长,现在在美国,这种财富收入比几十年前高了很多。所以我认为,在储蓄的问题上,一定要全面、综合地考虑它的影响。


Q:如果自己不能出来全职创业,聘请CEO是否靠谱?不得不这样做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如果团队也由外聘CEO来搭建,会不会面临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A:这听起来的确是有风险的。对于私营企业来说,这个问题也是司空见惯的,企业主本身很可能失去对这个企业的控制。在公司里工作的一些人,他们对公司业务更了解,也了解公司面临的挑战、机遇和威胁。如果是多个企业主,这种失去控制的问题可能变得更加严重,当公司变得非常大之后,成功的企业家又会有一些新的点子,想去创办另外一家企业,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肯定会丧失一定的控制权。

Q:英国“脱欧”公投结果6月24日尘埃落定,“脱欧”一方以51.89%的支持率赢得公投。在这个时间点,想请您谈谈,英国脱欧的公投给经济学研究带来的启示或意义。
A:也许我不能给您一个非常好的答案,但是最近几年我对英国有一些关注,包括3月份我去了一趟英国。其实很多普通商界人士、老百姓不会用这样的词语来表述,他们一定是觉得,布鲁塞尔(欧盟所在地)所制订的很多法规经常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很可能在英国一个小镇来从事商业活动等,却要受到布鲁塞尔遥远法规的监管,还有存在欧盟过度监管的问题,很多举措在几十年前是闻所未闻甚至比较极端的。比如,对老师有很多规则规定,使得老师不能自由尝试一些不同的教学方法和方式,这方面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我们之前没有听过、没有注意到太多的抱怨,现在看起来,这种规则加在一起,是非常大的负担。对于企业家和员工来说,他们现在就觉得这些规则和规章制度,他们觉得已经都受不了了,更糟糕的是,以后会出新的规则和新的法规。

对于企业家来说,他们想创办一家新的企业,很可能在未来因为不可预见的法规和规则,使得他们的商机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很多有创意的企业家都觉得,受到这么一个遥远地方、欧盟所在地布鲁塞尔的监管觉得很不高兴。脱欧,是对于被欧盟限制的一些条件的反叛的呼声。当然也有一些人,比如伦敦前市长对于脱欧的看法是:英国想要脱离欧盟独立出来,其实有很多原因,但他说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他和成千上万百姓聊过后发现,他们对受到的欧盟的商业控制是非常不满的。
 

(本文根据埃德蒙•费尔普斯在2016年6月27日“草根创业与国家繁荣”视频录制现场发言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核。转载请注明出处。)